狠心父母逼儿假摔碰瓷致其颅骨骨折 法院这么判

浏览数:112 

去年10月,浙江省宁波市火车南站,来自宜宾县复龙镇的14岁少年小金,在父亲罗某勇和母亲刘某芬多次胁迫其跳车假摔诈骗钱财后,终于被受害人识破并报案,罗某勇和刘某芬被警方抓获。




▲民警看望小金一家


因被亲生父母胁迫假摔,甚至在被摔到颅骨骨折后,父母仍逼迫小金抓住机会多摔几次,小金的遭遇经成都商报等媒体报道后引发关注。


今年三月,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认定小金父母多起诈骗犯罪事实,其父罗某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刑徒一年;母亲刘某芬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小金申请撤销父亲罗某勇的监护人资格得到法院支持。 7月10日,鄞州区公安分局福明派出所主办民警刘名府受所长林烜委托,专程赶到小金一家居住的浙江台州临海市前江村看望小金兄妹,并为他们送上了民警捐赠的5000元慰问金。




▲民警看望小金一家,送来慰问金


诈骗罪成立,狠心父母获刑


小金:曾想过举报父母,但于心不忍


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为骗取他人财物,经事先商量,多次带儿子小金、女儿小美一起乘坐三轮车,在乘坐三轮车过程中强迫儿子小金跳车。以小金假装被三轮车摔伤的方式诈骗三轮车主陈毛头等人钱财共计人民币15200余元。


成都商报记者从法院判决书中看到,检察院指控小金父母一共实施了六起诈骗犯罪行为,诈骗金额最多的是3600元(2次),最少的一次是700元;犯罪行为发生地集中在浙江台州临海和宁波。受害人都是以拉三轮车为生的老人或残疾人,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法律意识也比较淡薄。


2017年10月28日15时许,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再次带儿子小金至宁波市火车站搭乘被害人郑会水的三轮车,车辆行驶至宁波市鄞州区新河路自来水厂附近时,小金跳下三轮车后受伤。罗某勇、刘某芬以此要求郑会水赔钱,但被郑会水识破报警。刘某芬被扭送至公安机关,同日罗某勇被电话传唤至鄞州区公安分局福明派出所接受调查,后被逮捕。


据了解,案发后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分别赔偿了受害人吴贤从、吴小五、陈毛头、陈烈鸣人民币700元、800元、2000元和2000元,从而取得了受害人谅解。被民警解救的小金及妹妹,则被鄞州警方安排到了临海市一所学校,得到学校方面妥善照顾。小金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每次碰瓷都是父母逼着他去的,他曾经想过举报父母但是于心不忍。




▲法院关于假摔案的判决书


今年3月2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该案,认定刘某芬、罗某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合伙采用隐瞒真相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刘某芬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被告人罗某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刑徒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


假摔出真事故其父强行带小金出院


剥夺监护权,小金逃脱魔掌


小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父母逼迫自己假摔碰瓷,他感到倍受伤害。


小金说,在案发前的一次碰瓷过程中,他跳下去时没站稳真摔倒,后脑勺着地,导致颅骨骨折。当天检查结果出来,医生就让小金住院。可赔钱那个人刚走,罗某勇就非让小金出院,然后在小诊所花了两百多元输液。“当时我头痛得不行,一直吐。”小金说,虽然案发时头不痛也不吐了,但是如果睡硬枕头,脑袋还是会痛。  


在父母被抓后,小金多次声称想要逃出被逼迫碰瓷的“魔掌”,他想回宜宾县复龙镇的老家乡下读书;哪怕是回去跟着年近80岁的奶奶一起种地,也不愿意继续和父母在浙江碰瓷骗钱。案发后,因母亲刘某芬真诚悔改,小金谅解了母亲,表示愿意继续和母亲一起生活,但不想再和父亲生活。




▲民警看望小金一家


今年2月27日,刘某芬、小金共同向鄞州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被申请人罗某勇对申请人小金的监护资格,原因是罗某勇多次逼迫小金以跳车假摔的方式诈骗车主钱财,以致小金多次受伤,其中一次为颅脑骨折后,入院治疗期间罗某勇还给正在上学的小金请假,逼迫小金跟他出去碰瓷骗钱。


2017年03月20日,在鄞州人民法院适用特别程序不公开审理期间,被申请人罗某勇称申请人刘某芬、小金所述属实,其愿意撤销对儿子的监护权。


“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应当依法撤销其监护人资格。”法院认为,罗某勇作为小金的监护人,多次逼迫小金以跳车方式碰瓷诈骗,严重损害了小金的身心健康。“申请人提出撤销被申诉人罗某勇监护人资格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布终审判决:“撤销被申请人罗某勇作为小金的监护人资格。”


社会、学校等多方扶持,帮助孩子重拾信心


78岁残疾母亲独自生活:最牵挂孙子小金


小金被父母逼迫假摔碰瓷案发后,宁波市、台州市及小金家乡所在地宜宾县,办案机关、政府部门及慈善机构、学校均给予了小金和小美诸多帮扶,帮他们渡过生活难关,重拾生活信心。


据林烜介绍,在办案过程中了解到小金的不幸遭遇,家庭经济困难且父母被羁押导致生活无着时,福明派出所立即组织全所民警捐款,不到一天就捐了6800元;此后,派出所又向荆州区福明街道办事处申请,街道办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小金兄妹解决了6000元困难贴补。“此次前往看望,我们派出所全体民警捐了5000元,交给小金妈妈刘某芬。”




▲小金一家正在吃饭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朱检察官说,在办理小金父母的批捕手续时,检察机关充分考虑到小金兄妹需要家长照顾的特殊情况,只对罗某勇予以批准逮捕,未对小金母亲批准逮捕,以便她及时回家照顾孩子。此后,检察院的心理干预专家对小金进行了心理测评,并进行心理疏导。“我们下周即成立‘七色花’救助基金会,第一个资助对象就是小金。”


而小金所在的临海市某学校蒋校长告诉记者,台州市慈善总会给小金兄妹每人捐助了1000元现金,学校免除了小金和小美每人每学期2200元的学费书本费,及每年住宿费、伙食费等5000余元。同时,学校还给小金兄姐买了书本、书包等学习用品。目前两个孩子学习、生活均得到保障。


成都商报记者从小金老家宜宾县复龙镇义兴村了解到,罗某勇78岁的老母亲已知道儿子的违法犯罪行为和判刑情况,精神、身体未受太大刺激。去年罗某勇和刘某芬碰瓷案发时,其77岁老母亲唐泽芬刚刚摔断手臂。“老人手伤好了,但留下了残疾,她最牵挂孙子小金。”小组长罗宏尧说:复龙镇政府为老人解决了600元困难救济,目前老人仍坚持独自生活。


小金告诉记者,自己学习成绩不好,但仍然会努力学习,帮助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保护妹妹不受伤害。